沈。

一生一个张起灵。

跟风

从此萧郎是午晨:

我想试试多少转载就给安迷修喂多少春药?当然是雷安向。明天下午五点截止~此条转载已开放

【突然的灵感产物】许诺

身份对调梗,张家小爷x吴家族长,有雷同算我抄你
幼儿园文笔预警
ooc预警
改原著预警
也许有部分后续
张大佛爷刷存在感注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吴邪把受伤的张起灵从疗养院里背了出来,那个带墨镜的男人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,嘴里吹着不成调的口哨。

  张起灵趴在吴邪背上已经睡了,受了轻伤和惊吓的小伙子显然精疲力尽。听着张起灵均匀的呼吸声,吴邪无奈的扬了扬嘴角。虽然心智比同龄人坚定且成熟很多,但和吴邪这种活了很久的人比起来,张起灵还是太嫩。

  “你好像很喜欢这小孩儿。”带墨镜的男人瞥见吴邪的浅笑,停下口哨不经意似的发问。吴邪脚步不停,虽然背着张起灵却也踩得稳当:“瞎子你想的也太多了。张启山把他托付给我,我总得对得起人家。”“真是标准的吴式回答。”黑瞎子嗤声以对,他看不出异样,也就不再多问,只是脸上浮起看好戏的笑容。直觉告诉他,这两个人之间将会发生很有趣的故事。

  回到营地的时候张起灵正好醒了,吴邪就把他放下来,让瞎子带他去休息,自己则钻进了阿宁的帐篷——他们要商量接下来出发的计划,塔木陀虽然不会跑,但五年一次的大雨却不可多得,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太多。两个人正商量的热火朝天,外面却突然嘈杂起来打断了他们的思绪。阿宁从帐篷里探出头,发现张起灵正在跟黑瞎子争执。她回头笑嗔了吴邪一眼:“小佛爷,你带来的人好像不是很安分。”吴邪看懂了那一弯秋波里隐藏的意思,摇了摇头放下刚拟好的计划起身离开。

  张起灵看见吴邪从帐篷里出来,立刻紧走几步追过去,直勾勾盯着吴邪:“我跟你去。”吴邪听了顿时一阵头大,揉了揉眉心耐着性子好言好语劝张起灵:“塔木陀很危险,你叔叔把你交到我手里不是为了让我带着你下地的,那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活儿。我知道你想找你叔叔,也答应会帮你,为什么还这么执着?”

  张起灵低声说:“我想跟着你。”他垂着鸦青色的睫,一派温驯乖巧的样子,可吴邪却知道这幅表情下藏了一个多么坚韧的灵魂。

  吴邪叹了口气,还是耐心的给张起灵讲道理:“这次人很多,塔木陀又很危险,你跟来我要领着队伍还要分心照顾你,万一出了什么事,我没法跟你叔叔交代。而且我们很快就要出发,你刚刚才折腾过那一遭,身体还没有恢复好,我怕你跟不上。”

  张起灵还是摇头,摇的更坚定一些。他挽起衣袖露出已经包扎好的伤口给吴邪看,还活动了几下,示意自己没问题。吴邪终于被他打败,点头算是同意了,告诉黑瞎子让他给张起灵准备好装备。看见黑瞎子往装备车旁走,吴邪转身打算去安排出发之前的准备,却被张起灵一把抓住:“阿宁……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阿宁他们怎么办。张起灵始终信不过那些人,尤其是在海底墓被阿宁骗过以后。这么多人里,他只相信吴邪一个。

  吴邪拍拍他的肩膀,只对他说了一句话:“我是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——tbc(也许是fin)——

【突然的灵感产物】初遇

身份对调梗,张家小爷x吴家族长,有雷同算我抄你
幼儿园文笔预警
ooc预警
改原著预警
也许有部分后续
张大佛爷出没注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九点鸡眼黄沙。”
“龙脊背,速来。”

被手机振动吵醒的张起灵揉着眼睛从古董店的躺椅上坐起来,看到短信的一瞬间清醒了不少。一向眼高于顶的叔叔能发过来这样的短信,说明新入手的货当真不错。张起灵心里痒痒,随手扯了件外套奔出门去,只留下小伙计看店。

结果到底还是因为堵车迟到了。张启山恨铁不成钢的戳着自家大侄子的脑门:“都说了让你早点来,这下可好,龙脊背早都让人买走了。”随后话音一转,拍拍他的肩膀,“过来吧,领你见个人。”

张起灵跟着叔叔走进内室,发现客座首位上坐着一个一身茶色长衫的男人。那人正品茶,无意中抬眼与他对视,张起灵瞬间觉得自己撞进了一片温柔乡。他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双眼睛,任由温柔的眼波将自己裹住,心里不知为何有了些微悸动。张启山的声音在此时响起:“小佛爷,这次下地,我大侄子就拜托您了。”

叔叔的话如同大吕黄钟振聋发聩,张起灵瞬间清醒过来。

“四九城里解语花,南疆广阔有黑瞎,西子湖畔玉面佛,长白山下是张家。”这句顺口溜,但凡道上的人没有不知道的,而“玉面佛”这个称号,只有他吴邪一个人撑得起。

吴邪上下打量张起灵一番,噙笑颔首,一颦一蹙间透着一股子儒雅温润,很容易叫人忘了他原本是个淘沙子的,进而把他当成教书先生:“你放心,我尽力就是。”
——tbc(也许是fin)——

突然的灵感产物【下】

乙女向预警。
ooc预警。
文笔渣预警。
无逻辑预警。
——————
然而生活永远给你最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那个礼拜日,他邀请你来到宏伟的圣彼得教堂一起聆听神的教诲。你们并排坐在长椅上听神父布道,他温柔醇厚的祝祷声响在耳畔——
“阿门。”
你忍不住要落泪,为这个男人宽广的胸怀,为他洁净善良的灵魂。你双手合十,诚心的为他祷告,祝愿他一生荣光加身,平安喜乐。待你睁开眼睛,他缱绻的碧色双眸正含着笑意静静看着你,问你愿不愿意陪他去见他的朋友,这座教堂最德高望重的丹尼尔神父。
你答应了。
银发神父怀抱圣经,优雅的向你们颔首:“安迷修伯爵,你很久没有来接受神的洗礼了。这位美丽的女士就是你的伯爵夫人吗?”你突然被点名,脸颊因为羞窘变成惹人怜爱的红,惊慌失措着想要推拒。
安迷修紧紧抓住你的手,他的手掌温热有力,将你的手指包裹在掌心放至心口,嘴角的笑宠溺温柔:“向耶稣起誓,如果她此刻应许我的求婚,那么你刚才的称呼将会是她未来的名号。”随后他转向你,身体下沉单膝跪地,碧海般深邃的眼眸让你迷失在他的爱意里:“请吧,小姐,如今我将自己的未来交托给你,只需要你一句话。”
短暂的惊讶过后,幸福化作液体溢出了你的眼眶:“我答应你,安迷修。”
他喜悦的笑了,拉着你的手站起来吻你。一个英气逼人的男人,在那一刻快活的像个孩子。
你望着他也笑了,为他,为自己,为一份圆满的爱情。
——end——

突然的灵感产物【上】

乙女向预警。
ooc预警。
无逻辑预警。
文笔渣预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说:“我是最后的骑士。”
你心想,也是最好的骑士。
人们拥护他,敬爱他,在他出征归来时高喊着他的名字,将最美丽的鲜花献给他,感谢他守护了整个国家。
而他在褪下一身盔甲之后,第一件事是将你拥入怀里。
抛开那英勇的名号,他只想守护他最爱的人。
你们初识于一场热闹的舞会上,他如同温柔的白月光滑进你灵魂深处,爱神的金箭在这一刻将你击中,从此你眼中天地万物皆是他。
你记得他那天说过的每一句话。
他说,抱歉,我的舞伴在这里,然后伸手向远离人群的你,一身优雅的白西装剪裁合体,仿佛大天使长拉斐尔圣降人间;他说,您这样美丽的小姐,不应该独自待在僻静的角落,然后揽着你滑进舞池蹁跹移步,一只手宛如坚固城池护在你身侧;他说,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送您回家,然后护送你登上他的马车,细致温柔仿若对待稀世珍宝。
他每次用温柔的目光凝视你的时候,每次牵着你的手在林间漫步的时候,每次珍而重之的呼唤你名字的时候,每次虔诚亲吻你的手背的时候,你感到自己是活着的,为面前这个人活着。你的灵魂为他战栗为他充盈,他成为了掌握你生死的神祇。
你爱他,爱到无可救药无法自拔,甚至在梦见他后跪在圣像前祈祷:神啊,求您宽恕我的罪,让我的灵魂足以爱他。
神沉默的注视你,不知道答应了没有,而你心里其实明白,你配不上他,因而上面也只是个无果的奢望。
——tbc——